康兴达文摘网  |  最近更新  |  TAG  | 
康兴达文摘网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欣赏 > 经典短篇鬼故事 [经典短篇鬼故事《老井陈尸》]

经典短篇鬼故事 [经典短篇鬼故事《老井陈尸》]

来源:美文欣赏 时间:2018-08-27 阅读: 手机版

  這一年開春,天佑鎮出現一樁怪現象,一口百年清亮老井突然冒出渾濁的水來,天佑鎮的人們感到十分奇怪。緊接著天佑鎮遭受了近百年罕見的旱災。老人講,災禍來臨之前,必有怪異之事發生。想必這老井流出渾濁之水,是在向世人預示這場罕見的旱災。

  要說這口百年老井,它所在的位置靠近王阿大家後院。而陳小波家就住在王阿大家隔壁,兩家人左鄰右舍、過往甚密,王阿大和陳小波更是打小玩在一起好兄弟。

  這一日周末,陳小波翻過自家的院牆來找王阿大家玩捉迷藏。因為是在王阿大的家中,所以陳小波躲來躲去總是給他找到,後來,陳小波跳出王阿大家的院牆,躲在老井的後面,王阿大在他家的院子裏當然找不到陳小波了。

  王阿大失去了耐心,大叫陳小波出來說他認輸了。就在陳小波美滋滋想要走出來的時候,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嘎吱嘎吱的腳步聲。他回頭看見一個白衣女人,這女人好像是從不遠處的小樹林裏走出來的,只見她低垂著頭長發遮住了臉,根本看不清面孔。又見她走路的姿勢非常詭異。開始走得很慢很慢,突然間身子一晃,已經來到了陳小波的面前。她停頓了一下,徑直向井口走去,然後,竟然毫不遲疑地跳了進去。陳小波被嚇的面如死灰,連滾帶爬,向王阿大家後院跑去。

  王阿大一看見陳小波出現,立刻抓住他說:“哈哈!我找到你了……”話還等說完,只見陳小波兩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昏迷中陳小波,不住地大喊大叫“有人跳井了!快救人……”緊接著就高燒不止,打針吃藥全不見效。老人們說:“這孩子八成是中邪了,找個神婆看看興許就好了。”陳小波父母真的就去請了一位神婆,神婆看了陳小波後,命他父母速去壽材店紮個大小如同陳小波紙人來,在紙紮人的身上貼上他的生辰八字在老井的邊上燒了,然後神婆親手穿了一串銅錢鎖掛在了陳小波的身上。他的燒才漸漸退了,撿回一條命來。

  等陳小波醒來之後,父母問他那天在王阿大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可他完全不記得了。他父母又問王阿大,王阿大支支吾吾地說他也不知道,這事漸漸的也就被人遺棄了。

  轉眼間陳小波和王阿大都長能了大小夥子,陳小波爭氣地考上了大學。剛上大學不久,他交了一位漂亮的女朋友素素,倆人很快同居在了一起。

  這一天晚上,在他們倆租的小公寓裏。素素躺在陳小波的懷裏,見他身上掛著一串銅錢,非常好奇地想要拿到手裏看看。陳小波急忙阻止說:“我媽說這個不能隨便拿下了。”

经典短篇鬼故事《老井陈尸》

  素素一撅嘴,不高興地轉過身子。

  陳小波怕她生氣,趕緊把銅錢鎖拿下來放在她手裏,素素這才高興地轉過身子。陳小波寵愛地摸著她頭發說:“我爸媽打電話催我幾遍了,問我暑假啥時候回去。”素素反身趴在他胸前說:“你們那裏好玩嗎?”

  陳小波笑著說:“好玩……”經過他對家鄉一陣吹噓,素素竟要和他一起回去過暑假,陳小波正是求之不得,倆人便商量著第二天一早就走。之後倆人嘻嘻哈哈地鬧一陣才閉燈睡覺,臨睡前素素把那串銅錢鎖仍在了一邊。

  當陳小波迷迷糊糊剛睡著時,突然聽見一聲怪異的響聲,猛地睜開眼睛見自己站在王阿大家後院。面對那口老井,那怪聲似乎就是從井裏傳出來了。這時刮起了一陣冷風,樹上的葉子被風刮的漫天飛舞,風越來越強勁,被刮起的葉子也就越來越多。

  井口慢慢伸出一雙手,枯白的手,然後一個白衣女人緩緩地從井中爬了出來。她的頭發擋在臉前,還是看不清她的樣子。她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他走來,動作怪異。突然她猛一抬頭……整個人已經站在了陳小波的面前,陳小波頓覺一股腐敗令人作嘔的氣味撲面而來……

  陳小波一下子坐了起來,大口大口地喘氣,臉上還流著冷汗。他轉頭見素素睡的正香,怕驚動她,複又躺下,躺下後怎么也睡不著,睜著眼睛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陳小波早早就起來收拾行李,打電話訂火車票,一切弄好後才叫素素起床。倆人簡單地吃了點早飯後,打車來到火車站。

  一日的火車,倆人到陳小波家時,天色已晚。素素本來就生性膽小,又從來沒來過鄉下。村裏的狗叫聲都會嚇得她微微顫抖,緊緊抓住陳小波的胳膊,後悔不該和他來這個鬼地方。

  陳小波的父母見兒子帶回來這么個嬌滴滴的女朋友非常高興,特意為他們准備了豐盛的飯菜。素素草草地吃了幾口就不吃了。

  夜裏倆人不便同床,素素被安排到父母屋裏和母親同睡,他則和父親睡在他的小屋裏。半夜窗外刮起風,風聲很大。刮的窗戶哢哢作響,陳小波被這風聲驚醒,他隱隱聽見狂風中似有人在笑,一個女人的笑聲……他一激靈,伸手去抓脖頸上的銅錢鎖,才想起被素素看後,不知道放在了那裏。

  這一夜,陳小波輾轉反側很久才迷迷糊糊睡著。睡著後他做了個夢:夢裏他看見一個女子的背影,正在忙碌的做著飯。不防從外面溜進一個男人,這個男人走進來以後,一把抱著了女子。

  女子驚呼了一聲用力地掙紮著,可是怎么也掙脫不了男人挾制。女人急了操起案板上的刀,揮刀就砍。男人急忙松手躲開,這時屋裏傳來嬰兒的啼哭聲,男人一個箭步沖進屋子,女子提刀追了進去。只見男人伸手扯住嬰兒的腿,用力舉過頭頂。

  女人嘶聲大叫:“不……”

  男人獰笑道:“脫!把刀仍了,脫光所有衣服……”

  女人猶豫了一下,男人見狀把嬰兒舉得更高,嬰兒嚇的哇哇大哭。這哭聲就像一把剪刀狠狠地紮著女人的心,一滴淚水滑下女人的面頰,滴在冰冷的地面上,同時掉在地上的還有那把握在她手裏的刀,隨後是她身上一件件衣衫。

  當赤身裸體的女人站在男人面前,男人咕嚕吞了口口水。隨手把嬰兒拋在了炕上,嬰兒被摔的半天沒有氣息,女人想撲過去看孩子,可身子早已被男人樓在了懷裏……

  陳小波使勁地閉上了眼睛,不忍再往下看去。那個十惡不赦的男人竟然和自己的面容有七八分相像,而女人活脫脫就是素素的翻版。

  就算他閉上眼睛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男人的獰笑聲。像潮水一樣,一波一波湧進他的耳朵裏。他拼命的搖頭……突然這些聲音戈然而止,他驚恐地睜開眼睛,看見女人赤裸著身體渾身青一塊紫一塊,嘴角流著鮮血,拼命地搖晃著不再哭鬧的嬰兒。最後在她嘴裏發出一聲絕望的吼聲,她飛身跑了出去,一頭紮進了老井之中……

  陳小波伸手想要攔在她,一激動猛地坐了起來,原來又是一場夢。可是這個夢讓陳小波坐不住了,他起身穿好衣服,找到村裏的老人,打聽老井裏是不是淹死過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