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兴达文摘网  |  最近更新  |  TAG  | 
康兴达文摘网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欣赏 > [关于成长的散文随笔:成长趣事] 关于成长的散文随笔

[关于成长的散文随笔:成长趣事] 关于成长的散文随笔

来源:美文欣赏 时间:2018-08-27 阅读: 手机版

  我的母亲是个很慈善,没有太多主见的农村妇人。我父亲年轻时喜欢习武。有着一幅民间推拿接骨的好手艺。村里人摔伤、扭伤筋骨都来家里求医。在父亲几次推拿助疗后,渐渐自动全愈。说来现在的人可能不太相信,但父亲就有这么神。

  只要是伤筋动骨,经过父亲的手法和观察,再根据伤者的疼痛便能方知伤势如何。现在都要到医院拍片子才能知道结果如何。但父亲他却不用。而那时的医疗条件差,很多伤者都是在父亲的手里治好的。因此父亲在乡里乡亲之间的口碑很好,威望也很高。

  1982年母亲生下了我,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家里的长女。1984年母亲生下妹妹,一连生了两名女婴。1986年母亲因胎死腹中,造成了难产的大局面。生产时大出血,在万幸中保住了性命。但从此给母亲的身体遗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身体极度虚弱,也从此再没有了生育能力。我们家在当时的农村成了女儿户。这在当时的农村是很少见的。女儿户在当时的农村似乎低人一等。因此父亲对我和妹妹要求特别严格和苛刻,在同龄人中,我和妹妹吃的苦吃要比别人多。

  而父亲也从此对母亲和这个家失去了很大的信心。但不代表父亲不爱母亲和我们。父亲也因抵挡别人的目光而勤奋好学。但那时家里很穷。父亲的很多才能都是自学的。像习武、画画、音乐五线谱等都是自学。虽然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学而不精,但却其充实一生。到后来乐器也是自己做的。所以父亲在乡亲们的眼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好人。也因此而改变了许多人对我们家女儿户的看法。

  从我几岁开始,父亲就要求我跟着他习武,小小年纪的我哪里吃得了那种苦。每天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吃完晚饭。便开始要求我练习基本功,立马桩---就是练习腿力,双腿半蹲,腰杆挺直,两手向前伸直掌心相对,每天一个动作坚持很长间,有时坚持不住,人都要摊软下去了,父亲看到了,大吼一声或者一巴掌或者一脚打过来,就这样苦苦的每天坚持着。

  再后来又开始练习打沙袋---练臂力和拳头,父亲让母亲用棉布密密的缝个小布袋,到河边收集一些细沙,将其装入布袋挂在家里的一角,每天来来回回的练习拳打沙袋,渐渐的沙袋慢慢加大。再后来教我练了一套拳法。练习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父亲说我的拳法练的不错,但是臂力不够,不能出神入化,父亲也总是不满意。就让我一如既往的坚持练习。还是每天坚持着各项练习。。

  说实话我当时只是怕父亲,从不敢说不而以,根本不是我情愿的。到后来我实在厌恶了,就开始逃避和躲避。每天晚饭一吃完就跑了不回家,而父亲总让妹妹去找我。妹妹叫我回家,我偏不回。妹妹没办法只好跑回去告诉父亲说我在哪里不肯回来,有很多次父亲发火了,还揪着我的耳朵,只好乖乖的回家练习。那个心里一个恨呀,为什么呀,为什么呀,我不要练,我不要练。可只是在心里,从不敢喊出声。还得乖乖的练习。

  习武练了差不多有两三年时间,父亲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也看出来了我不是个习武之才,再加上了母亲身体不好,家里的事情也多。 渐渐的父亲不再像从前那般苛刻和强力要求我。

  从此习武就渐渐的告一段落。父亲也忙于家人的生计和自己的事情。慢慢的疏落了对我的强加练习。正如我意,每天一到晚上就一如既往的赖在爷爷奶奶家不肯回家,爷爷奶奶见状只好跟父亲说:“她不想练就不练了,一个女孩子习什么武”父亲便没有再逼着我。我的那段艰苦岁月总算到头了。N年以后想想很后悔。

  所以人生的路你永远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所走的路是对还是错。总是在很多年后回头看从前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和无知。许多的事,许多的人都成为记忆中的过客或路人。

  母亲从第三次生育时留下后遗症以后,从此身体极度虚弱,人也憔悴和消瘦。因此母亲的性格就变得更加的脆弱,剩至是懦弱。经常一病就是十天半月,剩至更长,因此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全部都压在了父亲一个人的肩上。家中热发的艰苦。而我和妹妹从小在父亲的严厉苛刻下变得内向和自卑有一部份的因素也来源于家中的背景。父亲是个心内强大的人,他的一生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一生受人敬仰。母亲、我和妹妹三个弱女子就是在父亲的保护中过活和成长。

  我都老大不了,但个子就是不长,又瘦又小又黑。在所有同龄人中我的个子最小。在学校排对总是排在前面。我虽然比妹妹大了两岁多点。但不知道的人总说妹妹是我姐姐。虽然我从小跟着父亲习了一段时间武,还是力气不如人。因此也受了不少委曲。似乎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当然这话说得有点严重了。

  小学一年级的期末考试语文和数学各考了50分,不及格,成绩单上写着留级。只好又读了一个一年级。也因为留级了,第二个一年级成绩终于上去了。期末考试语文满分,数学98分,以0.5分之差的成绩排了全班第二名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回。拿着奖状和成绩单兴冲冲的前俯后仰的跑回家中,理直气壮的叫喊着,我考了100分了。母亲微笑着向我走来。父亲却没有丝毫动容。人生第一次感到莫名的失落。

  我不明白父亲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可怕,我越来越害怕他。

  晚上,父亲从衣袋里掏出一只折好的纸船给我。摸了摸我的头发。转身做他的事情去了。我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拿着纸船和妹妹玩了起来。后来两个人你争我抢,纸船最后被我们争夺之时撕成了两半。妹妹哭着说,臭丽儿,臭丽儿(我的小名)我不跟你玩了,哼……把半只纸船扔在了地上,跑回妈妈的跟前告状去了。

  我妈妈走过来,喊着我名字,你是姐姐,你得让着妹妹点呀。我也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呀。我妈妈两眼直溜溜的瞪着我。

  我转身从地上捡起半只纸船,一个人回到房间把两个撕掉的半只纸船小心翼翼的慢慢拆开,然后再慢慢的按照折痕,用另一张纸比画着慢慢的一步一步、反反复复的折叠着,也不知道折了多久,最后奇迹般的一张废纸在我手里翻腾倒海过后变成了一只纸船。当时只感觉好神奇。纸还可以做成船,那种欣喜怎能用言语来形容。

  第二天,背着书包回来,妹妹又乐呵呵的喊着我的名字。(我妹妹从小就不叫我姐姐,直呼其名。我也习惯了。只是N年以后,忽然有一天改口叫我姐姐,我瞬间感觉升级了)。

  我从书包里掏出昨晚折好的纸船,打开来放在掌心,对着妹妹说,你看。妹妹一下子就从我手里夺了过去。对着我呵…呵…,咯…咯…笑得很开心。我也笑得如花朵在绽放。然后对着妹妹说,我会折船了。走,还要不要,我再给你多折些,妹妹乐呵呵的抓着我的手,跟着我一蹦一跳的屁颠屁颠的去房间折纸船。当然后来折多了,妹妹也学会了折纸船。

  说到妹妹,我俩相差两岁零两个月,但个头却差不多,陌生人总说我是妹妹,她是姐姐。妹妹比我调皮,我相对要老实点。也许就是我是姐姐的缘故吧,所承受的要稍稍的多点。我俩很爱吵架,有时候还会打架对骂。经常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写到这里我不襟有点感觉好笑诶,呵呵……

  那时候放学回家从不自觉做作业,放下书包冲出家门,迅速参与到小伙伴中间。和他(她)们疯玩起来。玩着玩着,小伙伴说,丽儿,你爸来了。一瞬间晴转阴,吓得赶紧往家跑。

  面对父亲,我也说不出来个为什么。只是很怕他。

关于成长的散文随笔:成长趣事

  二年级的时候,因为班主任老师是我同村的,就住我家后面一排。所以我的事情,我家的事情他都知道。他知道我之前习过武,总是要我上台表演拳法,说到“六一节”的时候要我上台去表演。想想当初的情景,哎呀!真是没用。班主任老师在台上叫我半天,才把我叫到讲台上,让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演拳法。我那个头呀低得快要到裤裆里了,那个脸呀红得像皮球。因为左邻右舍的同学有好几个都是我同一个班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她)们讲出来的。说来也奇怪,我从小练了两三年武了,也还是那么胆小怕事。总觉得习武是件很丢人的事,以至于后来那个悔呀,嗨……!

  二年级到三年级一路上来,成绩都很优秀。总是名列前茅。家人也很看好我。只是我的性格太过于内向,话很少。是家人最大的担心和隐忧。四年级的我渐渐懂得的多了,心事也重了,不善于言谈。

  很多事情都不讲出来,从此成绩一落千丈,都快成班级里的倒数名次了。从此很久没有窜上来。也从此被老师评定为差生。就连安排坐位也是和差生在一起。

  张安心是我们班里最最调皮捣蛋的一个男生。那时候的小孩子打架斗殴是经常的事情。以至于N年以后想起来,都会笑意挂腮。一开始张安心总是欺负我,我就坐在他里面靠墙的位置,上下课都要从他后面过来过去。很多时候他都不让我过往。有时候下课还拦着不让我去厕所。老师一下课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同学们都奔向操场快乐的游戏玩耍。只有几个不爱动的同学在教室里做着自己的事情。而我硬是气急败坏的在和张安心博斗,高高的举起卷在手心的课本朝着张安心一个劲的猛打。直到他按奈不住,最后乖乖的放我出来。写到这里不得不提到还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生,像张骋、张军、张时付、吴金科他们后来也都陆陆续续和我同过桌。以至于后来每逢想起来都觉得社会现实。就连老师也嫌差爱好。我学习成绩好的时候和不好的时候,竟然也如此之大的反差。其实我是一个很安静、很胆小怕事的女生,从不惹事生非,只是静静的学习,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回家很乖很听话的孩子。

  终于在五年级的时候,班主任老师换了,是我整个小学生崖中我最喜欢最敬仰的一位老师,以致于我日后经常的怀念他,同学聚会时我经常念叨这位恩师。我的成绩也有了明显的好转,新班主任老师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从小我写的字在班上都是大家公认的工整干净,也是老师们认可的对象。做作业格式也最好看和整齐。所有田字本上都打满了红色的**和优。

  老师经常在讲台上举起我的作业本面朝全班同学说道:“你们都看看,看看张利英的作业本,看看人家写作业的格式。再看看你们写的作业,尤其某某同学啊,注意了!向人家学习。按说这样的事情我应该乐呵呵的,美滋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害羞的不得了,脸红的发烫。挨老师批评了也羞涩的不得了,受表扬了也害羞的不得了。哎呀,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何自信在我的身上从来都体会不到。似乎自信永远离我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说到写字,其实我们班里有好几个写字很漂亮的同学,我写的不如她(他)们好,只是我的格式比她们看起来舒服。我最佩服和欣赏的就是张丹和张豪她(他)们写的字,有一段时间我和张丹同桌,而张豪就坐在我前面。说来也奇怪,大家坐在一起好像天生爱攀比,经常你拿着我的作业本,我拿着他的作业本来相互作比较,一点也不怠慢。也巧了,大家似乎都越写越好,都进步很大也很快。这也应证了大人们所说的话“和好人在一起学好,和坏人在一起学坏”也就是后来书面上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那时从五年级就要住校寄宿了,而我们的宿舍就是两个大教室,男生一个宿舍,女生一个宿舍。自己从家里带来竹床和被褥,大家一个床铺挨着一个床铺组合铺开来,谁和谁好,谁和谁合的来,就组合成一个铺盖一起睡。每天早晨天不亮,闹钟一响便刷刷的全体起床。每天都有值日生监督,值日生哨子一吹响,大家都要到操场集合。男生站成一排,女生站成一排,先由班长领头带大家绕着操场跑三圈。黎明前的拂晓划开天际时,天微亮了,又开始从操场往学校对面的山头上的那条马路上跑到山顶,然后再返回学校。每天的跑步真叫一个累呀,每个人都跑得气喘徐徐,满头大汗。但总是乐呵呵的,笑咪咪的迎接着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然后再返校洗嗽完毕归教室早自习。再开始一天的学习。很多时候班主任老师还经常一大早就从家里赶来学校为我们领跑。那个时候的我们很少生病,就连感冒也很少,就算感冒了,过两天自然就好了。哪像现在的孩子一感冒就去医院打吊针。所以后来想想都是老师的功劳,我们的身体也个个倍棒---朝气蓬勃。以致于后来走出乡镇,我们学校的体育是全乡镇出了名的尖子班集体。

  说到成长趣事,何止这么多,每当想起那些成长路上的过往,在我脑海里就是一副美丽丰收的画面。人的一生有多长,路上的花开落和寒来署往是自己的故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