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兴达文摘网  |  最近更新  |  TAG  | 
康兴达文摘网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欣赏 > [奶奶,喊您一声泪潸潸]24步广场舞叫一声奶奶

[奶奶,喊您一声泪潸潸]24步广场舞叫一声奶奶

来源:美文欣赏 时间:2018-08-27 阅读: 手机版

  二月,乍暖還寒。

  在老家崎嶇的山路上,我尋尋覓覓。

  山坡上,幾株蒼老的松樹兀自呆立著,幾處淩亂的墳塚,荒草叢生。山野空蕩蕩的,幾只饑餓的老鴉在半空中盤旋。山溝裏刮來陣陣的冷風,鑽進脖頸,絲絲入骨。

  我在尋找,奶奶,哪一處該是你棲身的所在?

  三年了,那個時常閃現在夢裏反複叮嚀我的老人呢?那個夕陽中癡癡佇立在村口張望著遠方的老人呢?

  奶奶,我來看你了。

  多想,站在你面前,再摸一摸你光潔的沒有老年斑的臉,再拽一拽你那又大又厚的耳垂。

  常聽人說,耳垂大是有福氣的象征。可是,這輩子,你好像從沒享過多少福。

  少年時家境貧困,為了逃生父母早早把你嫁了出去。本想找了個識字的丈夫就有了依靠,可三十一歲你便成了寡婦,那個外出工作的男人一去不再回來。哭過幾天之後,你咬咬牙,和年邁的婆婆組成了一個家,拉扯著三個年幼的孩子,挑起了艱難而沉重的歲月!

  好心的鄰居不忍看你這個嬌小的女人吃這么大的苦,紛紛勸你再另找個好人家嫁了吧,你每次都毫不猶豫地堅決回絕。

  聽村裏的老人說,我姑姑當初是判給了你那做了陳世美的丈夫的。可當從城裏回來的村人告訴你,孩子病了沒人管時,你毅然地翻過山去,走了幾十裏的路,硬是把孩子背回來了。我不知道,你那雙曾經裹過的小腳,是費了何等的氣力才走完了那段艱難的路程。

  奶奶啊,我難以想象,在那些貧苦、艱難的歲月裏,你究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熬過了那些連男人也觸目驚心的日子!

  這么多年,我們從沒有聽你嘮叨過一句,抱怨過一回。你把那些苦和著野菜默默吞咽下去,在悲涼的日子裏獨自一個人消化。

  記憶中,你總是那么平靜,那么安詳。仿佛歲月的滄桑並不曾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跡。你每天樂呵呵的,做著一家人熱乎乎的飯菜,撿著柴,照顧兒孫,看護著家裏的雞鴨貓狗。您像一只勤奮的老母雞守護小雞仔般般不知疲倦的守護著這個家,守護著籬笆內的安寧。

  你把一畢生的精力和心血都傾注在了你的孩子們身上啊,奶奶。

  記的小時候,姑姑每次來看您,帶些點心或者水果,你都小心地放起,眼巴巴等著我們放學回家。看我們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你臉上便洋溢出很滿足很幸福的微笑。好多次我把手裏的點心送到你嘴邊,執意要你吃下去。你每次都是煞有介事地笑笑便接住了。可過不幾天,你又變戲法般從包裹的一層一層的布袋裏掏出來,再分給我們。

  我剛進城那幾年,條件很苦,平時也極少回家。

  叔叔家的兩個弟弟卻時常來看我,經常帶點老家的的東西來。有時是一把大棗,有時是幾捆粽子。

  我很詫異,我和他們年齡相距較遠,在家時也不常來往的。後來才知道,是奶奶經常在家念叨,要兄弟們抽空常來看看我,說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她不放心。

奶奶,喊您一声泪潸潸

  奶奶,您只管想著我們,您那么大歲數了,又害著咳嗽,可曾想到過自己?

  原以為來日方長,盡孝道的機會很多,可為什么忽然您就失明了呢?接著又摔斷了腿。我回去看你,看平時那么愛說愛笑走動的一個老人孤零零躺在炕上,很憔悴的樣子,不禁悲從中來。我悄悄走到炕前,輕輕地摸摸您的臉,再刮刮你的鼻子。你很興奮地坐起來,欣喜地問:是丫丫回來了嗎?

  我多么恨我自己,如果那些年不那么忙,不那么無休止的工作,如果我能多一點時間,把你接來,經常幫你揉揉雙腿,扶你在太陽下多走一走,你是否還能再多活三年,或者五年?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也!每想至此,悔恨的淚水便如泄了閘的洪水一般洶湧。這份遺憾,我終將會抱恨此生!

  那天在百貨大樓前,我癡癡地看著一個編籃子賣的老奶奶,她坐在寒風中,那洗得發白但依然幹淨的藍布棉襖,那在冷風中揚起的白發,那眯縫著眼幹活時專注的神情,一切都是那樣熟悉,那樣親切地讓我心痛。

  我掏出錢,讓女兒去旁邊的麥多店買了個最貴的牛肉餡餅送過去,在她感激的目光照過來之前,我急忙轉身離去。奶奶,我沒有勇氣接受您的感謝啊!

  三年多了,這份愧疚的思念像無數小蟲一樣經常咬噬著我的心,讓我在無數個夜晚不得安寧。奶奶,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如果您能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如果……

  按照鄉村的規矩,出嫁的女孩子是不用到祖父母墳前去叩頭的。奶奶,倔強的我不會墨守陳規,可是我不敢,我不敢面對辛勞了一生的您,生命終了後會那樣淒涼地被一堆黃土掩埋。

  可是,無能的我,又該讓您孤寂的靈魂在何處安身?

  初春的寒風,越刮越大,滿山的野草發出了嗚嗚的悲鳴。奶奶,沒有親人的陪伴,您可曾害怕,可曾孤單?

  奶奶,我來看您來了。你看,我給您帶來了壓咳嗽的冰糖,還帶來了您平時不舍得吃的蛋糕和各種點心……

  這無情的寒風啊,你卷起的煙霧模糊了我的眼睛。奶奶,是您嗎?我看到了,那個面容詳和的老人,還穿著那件斜襟的舊藍布棉襖,正笑吟吟地向我走來……

  奶奶啊,喊您一聲,淚潸潸!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